倪撒兰多

☞圈名大寒/井寒/醉雨寒☜
天谕浮生若梦ID一乍寒川
兴趣打游戏爱好画画写东西
【爱好杂食】

 

光刃的奇妙之旅(1)

背景:天谕
人物:师兄一乍&师妹寒川(友!情!向!)
cp:一乍有个男流光结契
其实是个双线日常,光刃主要由一乍来说明,寒川来讲讲其他门派的
光刃厨√
欢迎勾搭√
萌新瑟瑟发抖√
反正也没人看啦啦啦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✔

1

  我经常在外历练许久没有回门派,因为门派真是太偏远了,那时候传送阵还没有开到那边去,我可不想一路跋山涉水,翻过剑冢,闯过炼剑人的领地,一路杀怪回去。

  前一段时间门派圣物出了点事,要我们回去帮忙收集绝心的碎片。这时候传送阵终于开了,所以我也经常回去帮忙,在门派搬砖搬了好久,代掌门终于说:可以了,不要再捡碎片了,你们要好好修行。

  于是我到首席那里报道,一查档案……我他妈怎么还是实习弟子???急得我抓起首席揍了一顿,然后被神出鬼没的大师兄拉走了。

  "实习就有这样的实力不错不错!"大师兄一边鼓掌一边说:来跟我切磋一下吧!接着他抽出大剑就要拍我。

  大师兄常年在门派混的,路子正宗,而我常年在外,一身杀意狂的不行……最后我们打了个平手。

  步程堂比我年长三岁,认识很多其他门派的同期高手,打完后我跟他一起喝酒就聊起这个。我认识的人也不少啊,比如云垂皇帝玄极,怒鳞的小洛,青麟的狐兄弟,苏澜第一黑帝教派玄水教的瞳光……个个也是人才!

  步成堂说:我跟玉虚的苍青有过命交情!

  "好好好,你醉了。"酒都是他喝了,我没有喝多少,光刃的酒都烈,在悬崖峭壁上的门派比谁都豪放些,所以我们门派,没有什么萌妹子。心痛。

  步程堂扒拉着我不肯放手,他醉醺醺的就是要唠叨他和苍青的过往。

  我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。

2

  长期在外见过的骚操作多了,才发现各大门派之间更加骚得勾心斗角,门派内部也非常窝心。

  首席要操心的事太多了,包括哪棵树要死了,哪个小师妹又完不成杀怪任务……

  我们光刃的小师妹都挺神奇的,个个都完不成任务……可是平时看她们拿大剑砸核桃这么熟练,为什么打怪就没有这样的力气呢?

  我近期主要待在门派里,为了早日能有高阶弟子的称号,我在门派来来回回搬砖,也听回了不少八卦。八卦真有趣,我还要深扒门派里的基情时被步程堂逮住切磋,你说步成堂怎么这么喜欢跟我切磋呢??!你这样表现地很给啊!

  光是躲他切磋就花了我半天时间,不过他是真的想跟我切磋。后来我发现,只要躲到白梅长老的剑冢,他就不会追来了。

  日,白梅长老也不好惹axibauahuwnpuashnaahondaiusg(←被揪着切磋

3

  后来我看见了一个同样是长期在外修行的师妹,她去首席那里报道之后,突然抓起首席的领口摁倒地上揍了一顿。

  这画面似曾相识啊!大师兄见状,大喜!抽出大剑冲了上去,跟她大战了三百回合。

  这位师妹就非常凶悍了,输了大师兄稍稍半步,右手一划,剑指着大师兄说:痛快!我们下次再比!

  之后这位师妹就成了外交部长……前外交部长是首席,听说她是篡位的(不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
  我以为师妹为人凶悍,肯定非常正直,但我错了,她渐渐喜欢上跟大师兄鬼混。

  别以为我看不到你帮着大师兄偷代掌门珍藏的酒,麻烦你们尊重一下代掌门好不好,你们看他老人脸都黑了!

  步成堂抿一口酒:你先把酒碟放下再说吧。

  我酒碟往下一搁:步成堂!有本事我们来切磋啊!不要带坏师妹!!

  师妹两眼发光,跳起来起哄:什么?谁要打架?打起来打起来!

  在师妹的怂恿下我和步成堂切磋得难解难分,还破坏了大量木桩和器具,被后勤部的师弟记入了黑名单……记过?不存在的,大师兄溜得贼快。

  师妹叫寒川。她是神语学院毕业的,跟我同期比我大两岁,6岁接受帝社八年义务教育,15岁毕业才来到光刃。

  步成堂感叹:哇塞,高材生!

  我:厉害厉害!文武双全!

  师妹气鼓鼓地瘪嘴:毕业只是好运罢了,我在班上成绩垫底的。

  天谕三大顶尖学院嘛,竞争激烈难免的。步成堂说。

  步成堂突然转过头来问我:你呢?你是那个学院的?

  “我?”我想了想,我好像没上过他们所说的学院,天谕岛的书塾算吗,我还去过神语学院听了几天课,帝都学院的课我也听过,那是和玄极一起去的,但更长时间是跟小洛到处乱逛。

  我酝酿了一下说:我从小岛来的,大学院没去过。

  "什么???"他们两人惊叫起来。

  步成堂晃我:看不出来啊!我觉得你的文化水平比我们还高!

  寒川:我也觉得!

  是是是我文化水平最高,可这就是你们把我提名到代掌门那里,然后代掌门用关爱的眼神看着我,将我任职为文化部长,又送了我99个隐星道元的原因吗??

  这就是我就负责拿着笔给各大门派写道歉信的开始^_^

  你们两个过来,看我不打死你们!

  文化部长真的很辛苦。原先是首席要操心的哪棵树要死了,哪个师兄师弟沉迷练剑要提醒他小心走火入魔,白梅长老又跟谁谁谁打架还把人家打伤了,代掌门今天在哪个据点藏了酒还自以为藏的很好,陈振师兄又特么和某个潜入门派的夜刹喝酒……咦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。

  文化部和外交部是命运共同体,因为我们加起来就特么四个人。

  对,步成堂同时担任文化外交副部长,没错,这是他自封的。真正的外交副部长是首席啊。

  我从来都不知道光刃除了除魔外勤、装备后勤、门派政务、铸剑、酒铺,之外还有这两个带薪休假的闲职。

  他们两个和代掌门仿佛在逗我。

  事实证明他们仨真的在逗我,我气愤,我不满,我要去代掌门那里拿酒!我还要假装没有看到陈振师兄跟在我后面嘿嘿嘿苍蝇搓掌的样子!

  然后又被寒川揍得鼻青脸肿的首席给我开了一张证明,高阶弟子的证明,和一个牌牌,刻着饮刃的腰牌。

  我是这样为了饮刃称号背叛自己初衷的人吗!

  我赶紧收好证明和牌牌,抢了陈振师兄的酒,找那两个损友去了。

  恍然大悟的陈振师兄:出息!我还想喝代掌门的酒啊!

  “——落风雪兮流霜刃,山川河兮万古刀。度百年兮求千岁,攀崇山兮望重天。”

  “——遇蛟龙时斩蛟龙,无逍遥处自逍遥。天有声兮为吾歌,天有意兮是吾到。”

  寒川:白梅长老在唱歌诶。

  我们三人此刻正蹲在白梅最喜欢待的剑冢的悬崖上方,为什么要蹲在这呢,因为这里是教官绝对不会来的地方。

  光刃是正统门派,虽然是最后一个建立的门派,但好歹是非常非常正统的大门派。每天都有半个时辰晨练的!我是跟着众弟子们练了一个星期之后,主动跑了的,我最常去的就是白梅的剑冢,到了那里,早就坐在上面的步成堂喊了我一声。于是我加入了蹲蹲的队伍。

  寒川不愧是比较有毅力的人,她回到门派参加晨练的一个月后才发现了这个偷懒之地。

  步成堂蹲,步成堂蹲完我蹲,我蹲完寒川睡觉,寒川睡觉步成堂蹲。

  步成堂说:白梅长老出任务回来的时候都喜欢唱这首歌。

  我问:这是什么歌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✔待续
天谕615大更新之后门派出了好多隐藏故事哦!
超棒的!
现在旅行了,可以来写写!!
(。´-ω)(ω-`。)
为什么有些地方有引号有些地方没有呢?是因为写作软件出了点小问题qaq

 
评论

© 倪撒兰多 | Powered by LOFTER